平靜的結束,一切如舊,回到各自該走的方向。

最後的祝福卻是如此諷刺,一個帶來滅頂之災的人說:「祝妳幸福。」

幸福已經被毀於一旦,如何找回來?

只冷笑著回了一句:「你沒有資格說這句話,我不接受你的祝福。」

 

驕傲如我,寧願躲起來一個人痛哭,也不願卑微的乞求,

底線一退再退,戰線一讓再讓,

我並非能夠讓別人呼之則來,揮之則去的人,

只是因為愛,曾經卑微了自己。

 

我告訴你,我要離開了,

比很久很久還要久,儘管我愛你。

溫暖背後的殘酷,微笑隱藏的淚水。

還好,我們都還年青,還好,我決定離開了。

 

你終於不再逃避我們的問題,「你認為我愛她?」

三角習題,怎麼做都是錯,不愛她為何不分?

讓我成為三角習題的第三者,從正牌女友淪落為小三?

難道你的愛,就是虐?

蠍子的愛,就是虐吧,看著我痛苦掙扎,很有成就感吧。

 

我輕輕的說:「無論愛與不愛,你都放不下她,你對她有責任,我說過,你不需要對我負任何責任,如果因為責任勉強一起的感情,我不要!」

任性,倔強的我,也許讓你為難了。

 

過了許久,你說:「別等我,我不值得妳等,真的。」

不值得,我早就知道你不值得,誰都說你不值得,

誰都說你沒有一點配得上我。

 

我,從來沒有介意過,總是顧及著你的感受,

你是個男人,男人要有面子,我總是溫柔的對你。

換來的是你告訴我,你不值得我等。

曾經因為愛你讓自己變得卑微,這次你說你不值得,你就是不值得,你不配!

 

你說:「遇到好的,你可以嫁給他。」

我要嫁誰,用得著你批准嗎?你哪位啊?

也許你是善意的,但對一個從心裡冷出來的秤子來說,不吵,只是懶得再說,懶得計較。

愛到最後,只有冷漠了。

 

我冷冷地說:「我愛過,也許還在愛,但當愛變成愛過的時候,一切都不重要,沒有任何意義了。」

再見,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

你居然祝我幸福,同樣的對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記得上次我的回答嗎?

「誰都能祝福我,唯獨你沒有資格祝福我,從你放開手的那一刻開始,你已經失去了這個資格」

這次的回答亦是同樣。

 

你能接受有一個人嘴裡不停地說「對不起,你會好的,我不想傷害你」,

手下卻毫不留情的向著你捅刀子嗎?一刀又一刀,狠狠的捅過來。

難道我還應該笑著接受說,謝謝你的祝福嗎?

對不起,我做不到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iss99 的頭像
kiss99

kiss99真愛久久

彩虹之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